希勒年

爱好拟人,杂拟,可能以元素拟为主

意识流短文

今天还是不可能看见大哥。
在我三岁记事之前,大哥就已经失踪了。是萨菲尔用了“失踪”这个词,我是知道他不会无缘消失的,亦不会死去。
萨菲尔是我的大姐,比大哥小了好几岁的妹妹,大哥离家时,她才刚刚大学毕业,工作很忙,又要管我这个孩子,整天忙得不可开交,所以成了现在的臭脾气。
我是家中的三子。
像大哥这样,广为人们所知而多有美誉的人,不论怎样都遭人艳羡。也确实有骂名,但谁都会有,我的姐姐在某些时候更遭人嫌弃。而我,则并不受大众关注。
萨菲尔形容欧克斯肯,大概用了最低下的词语,咬牙切齿仿佛要把他毒死一般。在她口中,大哥是无恶不作,强抢民女,甚至欺压同性的大变态,精虫上脑的种马,只知道交配的低劣物种。
但当我长大后,我认识到她说的是对的。大哥的身躯可谓无处不在,无时无刻不在留下他的痕迹,他的后裔。
他无可奈何,我也无可奈何,这是我们出生的命运之一,无法反抗。
我相信他也曾经如同我现在一般厌恶这种生活,但最终臣服于此。萨菲尔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,不乏追求者的她却从来没有想过拥有配偶。这其中有我的原因,有在我之下更小的弟妹的原因,但真正地,她也是尽力地反抗这样的意义。
也许我也会,在之后。
正因我们都冠上了欧克斯肯之名,我们要承受如此的命运。
这是公平的,不论是西方的伊尔家族,亚伦家族,或者与我们同为东方家族的卡本,凌家和卢家,他们亦是如此。
我们长生不死,代价是时时刻刻准备着献出自己的身体。
一切都是世界的自然。

评论(4)

热度(2)